寵壞孩子,吃虧的是父母

各位看了影片,再對照我提的那位家長,應該可以知道我要表達什麼了。

當時,導師從教育的觀點好說歹說,這位家長就是不依,而且越說聲音越尖銳拔高。辦公室裡其他的導師快受不了了。
一位比較直腸子的老師加入「戰局」,和家長吵起來。
最後,就要勞動長官出面時,家長撩下一句:「你敢叫我孩子做任何事,我就告你『虐待兒童』!」就悻悻然離去。

這個學生在校的行徑,我不在此多說,反正就是訓導處的常客,上課時常被任課老師拎到訓導處來,請求協助管教,
不然無法繼續上課。班上同學也受不了這個孩子的一些生活習性。導師更不用說了,撇開這孩子令她頭疼不說,
三天兩頭就要接這位家長幾近咆哮或恐嚇的電話,幾乎要得憂鬱症。我也接過一次,真是快要震破耳膜。
我苦瓜臉的問她怎麼熬過去,她自我解嘲說:「因為沒有一項條文針對這樣的狀況可以申請『因公撫卹』,所以自己撐著點吧!」哈哈!

有一天,我因代課這班的英語一節,領教到這個小孩讓全班極為嫌惡的行徑。
說實在,我大可睜隻眼、閉隻眼,熬過45分鐘就閃人罷了,偏偏這愛挑戰的死德行在我心底搔呀!
我走下台,到這孩子的座位,站定位,靜靜的看著他,全班頓時冷凝在冰河世紀的時空裡。(我承認我身高175cm的優勢,加上一副臭臉幫我不少忙!)
這小孩抬起頭來,扭個極嫌惡的嘴臉嗆:「幹嘛啦!」
我還是不說話。他開始扭怩了。我還是不說話。他開始焦躁起來。
我一字字冷冷的和緩的說:「把你座位清理乾淨。」
他呿了我一聲:「你不知道我不必打掃嗎?」
我當然知道,但是我裝傻:「喔?那你表演超人飛天給我看!」
「笑死人,你先表演給我看哪!怎麼可能!」
「我是沒辦法!」接著我開工具間,把掃把拿出來幫他掃。「我告訴你喔,我掃過的地方你不可以踩,因為你沒有掃,不可以踩我清潔乾淨的地方。因為那是我辛苦做來的,你沒有權利享受!」
這小孩楞了一下,還沒反應過來,我又反身湊到他臉旁「輕柔的」說:「喔,對了,你不可以呼吸喔!因為這個乾淨的空氣是大家環保有功得來的。」
這時全班不知道哪來的默契,你一言我一語說:「這是我掃的地」、「這是我擦的窗」、「這是我拖的地」.......開心得吵翻天。

我回到台上,暗示全班安靜下來,接著說:「各位同學,我雖然花20秒幫你們掃地,可是你們也給我這麼乾淨的環境,讓我好舒服。我剛剛掃過的地方,各位也可以享受享受。沒有幫大家清潔的人要當超人騰空,不可以踩也不可以摸到任何東西。」幾個調皮的學生接著加一句:「也不可以呼吸!ㄜ.....(裝一副被掐死的樣子)
全班一陣歡呼,剛好鐘聲也響,快樂下課了。

幾天以後,這個孩子又被拎到訓導處來,我一看到他,立刻大叫:「不會飛的超人來啦!」他竟然很害羞。
我湊到他旁邊去,他咕噥抱怨都是我害的,害他每天被嘲笑。以前同學怎麼罵他,他都無所謂,現在同學嘲笑他,反而覺得自己很丟臉,也很怕看到我。因為:「哪有老師這樣說話的!超恐怖的!」
我摸不著頭緒,但隨即笑笑的央求他「陪」我去校園撿垃圾。
說也奇怪,他沒有任何嫌惡的表情,反而乖乖的拿起夾子和水桶,跟著我一起去操場撿垃圾,還一路說了好多事。雖然有些話很不中聽,氣得很想賞他耳光,但是都被我嘲諷來呼嚨去,也算快樂一場。

啊?他家長?我也不知道,反正我後來都沒接到任何告狀電話。
而這小孩倒也給導師面子,做做樣子,配合班上的清掃活動。雖說掃得不怎樣,也算誠意夠了,同學也沒再鬧他。
奇的是,畢業典禮前的大掃除,他做得很賣力,有同學跑進他刷得白皙的地板去,
他竟然揮起地刷罵:「X!恁爸刷得這麼辛苦,你敢給我弄髒,打死你喔!」全班笑翻了。

幾年後,這孩子回來學校看師長,成熟的樣子很令人激賞。他竟然還記得我,
也來和我聊一下。我問他當年開始打掃時,父親有沒有生氣。
他的回答很令我吃驚:「別提這個廢人!我老媽做得要死,他只會叫叫叫!
還好我去外面唸書時都會自己處理,不然要餓死啊!老師,你一定要把這些小孩子教好,我看他們都很『病』耶!什麼事都不會做!」
辦公室裡認識他的老師群起轟他:「你還不是一樣!現在才來說人家!」大家哈哈大笑,度過一次愉快的午後。

還好這個孩子受教。如果不受教,我不知道今天他會變成怎樣。
孩子要教,不可寵!

心情咖啡屋選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