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教學時間分配

上週在政大ETMA(英語教學碩班)和在輔大初任教師研習,都有人問我的教學時間分配和個人的時間控管。
這是每次研習Q&A時間,發問次數最高的問題。
先坦白說,我是工作狂!
15年前和菩薩鬧脾氣時,我告訴菩薩,就算要忙,也要忙得開心!
感謝菩薩如我願。

兩張截圖點明在初任教師講題的第一個主題:Well Begun, Half Done(好的開始是成功的一半)。


p今年暑假的教學進度

每次段考監考空檔,我會草稿規劃下一次段考教學進度。
1. 學校行事曆、月曆搭配課本瀏覽。
2. 計算下一次段考前有幾堂課。大致是26-31節,含第八節。如果有班級沒有第八節,要注意怎麼處理。
3. 翻課本,評估每課、每一部份(如 reading/dialogue/習作...)要花的時間。因內容難易不同,花的時間不同,不可一律一樣的時間分配。
4. 留4節段考前「回防 defense」做複習練習。
5. 再掐4-6節出來做多元活動,如繪本導讀、口語評量、小型PBL(project-based learning專題式學習)、戲劇融入...等等搭配課本主題、議題或要訓練學生閱讀策略等。
6. 在計算紙上畫課表大表格,填入任課班級課表,撒下那26-31節的規劃。再微調進度或上課次序。
7. 打進空白教學計劃裡。段考後,任教班級公告一份。
雖說「計畫趕不上變化」,我也常常遇到進度不一致的問題,但因為有計畫,可以隨時微調。所以,顧到課本學習,也讓學生玩到課外的活動。


p 教學進度配置。即使忙碌的9年級,一樣有上相關的延伸議題或活動。

很多人誤解我外務很多,其實,我絕大多數的心力都在教學。而且,根本不用坊間現成的講義上課,都是我自己編講義。小考考卷有題庫光碟產出,但我會修題排版。更常到國外網站蒐集比較好的題目,編修給學生做。

如果沒有在課堂實踐成果出來,哪敢到外面演講?
如果沒有在課堂實踐成果出來,哪敢到外面演講?
如果沒有在課堂實踐成果出來,哪敢到外面演講?

講三次,就是要讓各位理解,我的忙,主要在學生身上。

我沒有老公小孩,不必照顧公婆。我是不孝的孩子,父母都沒照顧,反而還讓老媽來台北照顧我們,老家和台北兩邊跑。每當她在台北,吃完晚餐,她的第一句話就是:「好囉,去工作吧!」如果她不在台北,我的三餐簡直是速戰速決。
即使打電話回老家和老爸老媽聊,他們也是交待我要好好教育孩子。

是的!
我的父母常耳提面命的就是把孩子教育好!
我的父母常耳提面命的就是把孩子教育好!
我的父母常耳提面命的就是把孩子教育好!

所以,我很對不起我的父母家人。沒能抽空帶他們出去玩,等到他們無法行動自如時,我很自責。

我更不是一個好的研究生,分配給自己的研讀時間,只有在教授追殺時才進展一點點。但很開心有機會可以去進修,那是我的安慰劑。

以前,我會熬夜編修演講簡報,連一條線歪了都要調校好。
這兩年感覺身體急速老化,甚至出狀況,無法像以前那樣撐,警覺要照顧好自己。
對不起邀約的夥伴,因為,能給的就只剩這麼一點點時間。就算學校的烏雲已散,我可以自由飛翔,但是,還是無法答應太多場。
我更對不起來訊詢問研習場次的老師。
謝謝您的期盼,但,這半年還演講債後,明年夢N鼓勵新人上場,接下來兩年,我要專心在自己的博論。我可不想再像讀碩班一樣,讀了6年。是的,沒有提敘,我現在拿的是大學等級的薪水。讀博班,對中小學老師的資歷也沒用,不會提敘。我讀開心的。

這就是我的時間規劃。
帶完這屆,我要為我的人生重新規劃。
在退休的那一年,薪水直接對半砍,我也不留!早已決定達到可以退休的門檻,不再被圍在校園內,即使早有大學詢問我的意願,我也不打算進到另一個圍牆內。
感謝碩班指導教授的鼓勵與支持我的規劃——我不會停歇,只是重新定位我自己!

教學逍遙遊選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