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必要這樣子學英語嗎?

先說結論,再來看圖說故事。

enlightened我不反對幼兒學英語,但為成績、反覆精熟練習,不設計有情境意義的學習活動,不配合孩子身心發展,我不只憂心雙語國家是否達成,更憂心恐慌的家長和無力感的孩子成為不快樂國家倍增的基數。
教育部預告 將修法鬆綁幼兒園外語教學

 

今天是「台灣光復節」,我不談歷史和政治,只談語言學習問題。
研習裡,我常用日治時期的日語教育、現今學英語的外在環境、以及在模里西斯、芬蘭旅遊經驗做比較,
讓大家理解語言學習和大環境的脈絡情境有極大關係。
說來話長,有機會再聊。

回到這張在公車上偷拍的照片(若這對母子知道,可和我聯繫撤下)

一對氣呼呼的母子上車,孩子抽抽噎噎的哭著。
媽媽雖然想降低聲量罵孩子,但公車裡人少,媽媽的聲音相對明顯。
不意外,又是因為英語考不好,母子倆鬧翻了。
孩子雖然坐下,媽媽仍不斷的罵,
從她花多少錢給這家貴的補習班,花多少時間陪讀,到被補習班數落孩子沒用功、家長沒盯緊...
彷彿自己被批判是不負責任的家長似的...
孩子再度「張」起來,氣得想衝下車,媽媽擋住他,又一番轟炸,
雖然很小聲,但語帶威脅(類似回家鐵定修理),孩子才軟化下來。
媽媽逼孩子道歉,孩子端正身子,囁嚅說了。但媽媽認為不夠大聲,沒誠意。
孩子更畢恭畢敬,大聲一些說對不起,媽媽才讓孩子坐下。

孩子從口袋拿出被揉成紙糰的單字表,攤開來,繼續抽抽噎噎的背。
遇到不會念的字,孩子問媽媽,媽媽完全不理睬。

我好奇,探出脖子看在背什麼...
夭壽喔!連我也背不起來的一串字詞,A4雙面約六、七十個(我們常編考卷,知道12級Times New Roman字體單行高,一頁有幾行)。
我故意和從小就是資優生的家人提高一點點聲量對話(讓媽媽聽得到就好),
「那不是給小孩子背的單字」、
「唉唷!我頂大你英語系都背不來」、
「花錢去背垃圾,還不如帶孩子出國玩」、
「這哪裡是學英語,這是在比記憶力和遺忘率」...
在車門等候下車時,我還故意轉頭看一下媽媽:
「這種沒人性、沒教育概念的補習班,就別再送孩子去了,母子開心最重要!」

我知道我這個路人甲乙審判人家家務事的行為不對。
但,幾十年來看到多少家長(很多老師也一樣)在餐廳、在等候的空檔指導孩子的英語作業,
卻彷彿仇人相處,教法不當、試題品質差、發音錯(就算現在有手機也不打開來查)、處罰抄寫...
我都很想跳下去教,但只能忍著看家庭爭戰劇一次次一幕幕在眼前上映。

其實,有理念的雙語補習班或幼兒園也很多(家人有聽我的建議找到讓孩子快樂又學習品質良好的雙語幼幼班)。
而不少學校也和上述母子去的補習班的狀況差不多。
更糟糕的是教育局處邀校長主任喝咖啡的施壓文化,不管自己縣市的大環境有多不利教育,只顧逼KPI。
總之,英語學習焦慮問題是國家、社會、親師總合大集團的共犯結構!

heart大家都很努力,但,努力的方向對了嗎?
我在寫碩論時,引語言學大師Stephen Krashen用 "English Fever" 描述亞洲地區英語學習的心態和方式尚待商榷。



heart 熱切(fever)學英語不是壞事,病態(fever)心理的學習英語才是國難!

P.S. 看來,我還是得出來講講學習策略,拯救苦海裡的大小蒼生哦?cheek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