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沒有當年「上課秩序亂」的林淑媛,就沒有今天的我

存疑文,不喜勿入
繼前天《防疫停課不停學,要老師「進化」線上教學,行政和主管機關的思維也要進化!》發文,
有臉友(老師)私訊告訴我行政巡堂,評論他們的教學,感到受傷,在此又不得不講一下了...

我先來講自己的故事,再來談這個老師的狀況。

23年前我剛到這所學校時,上課風格的確備受爭議。
當時盛行「安靜」上課的年代,我帶點學習活動就常讓許多老師或行政人員無法接受。

有一次,我讓學生走動,練習兩兩對話,並記錄應答,
剛好「上級(就不明說是哪個層級了)」巡堂經過,在走廊站了好久,
一直明示暗示我要求學生安靜坐下,
我評估學生並無大聲喧嘩,而是以正常聲量對答,就​​不理睬,繼續進行對話。
上級氣呼呼地瞪大了眼睛。

下課後,我立刻親自去找上級,上級笑臉迎我坐下,
我先道歉。上級立刻改口誇我的教學很活潑。(但他的表情是尷尬的)
我接著說,「我教英語」
上級笑笑的嗯了一聲,說「我知道」。

「既然教英語,就是要學生多說才能學得好。
所以,我上課一定會『吵』。希望OO您能諒解。」

上級錯愕了一秒,然後又乾笑的說:「你說得對,我們英語學不好,就只會考試不會用!真的要多說!你說得對!」
我起身向上級微微鞠躬,堅定地說:「OO,謝謝您支持,我一定要學生多講,把英語學好!」

上級一直乾笑,我也轉身微笑離去...
從此以後,上級經過我任教班走廊,總是快步閃離,不再逗留。

剛到這所學校的前三年,因考試變革,我很用心參加基測相關的研習,確定我的教學方式無誤,繼續精進,
但我的教法不只和其他老師差太多,也拒絕堆積如山的小考卷。
平時段考,學生成績在全年級墊底,被人當笑話看。
很感謝任課的班導師支持或寬容,讓我可以一路撐下來。
但上級一直很生氣我給學生玩太多,造成成績低落。
其實,在國三模擬考時,我就見到兩年多以來的效果了。
最後,我的班竟然上了三個第一志願,兩個第二志願,打平王牌班。
同時,我把平時設計的教學活動拿去比賽,也一一得獎,
後來上級就不再對我多說甚麼。
一直到他退休後,在路上偶遇,竟然會開心的跟我打招呼。

又舉翰林課本第五冊第二課 Seeing Is Not Believing為例:


右頁談的是「以偏概全」(partial)的概念。
我們看右上圖: 會以為A持刀威脅B
但看了圖片全貌,竟然大逆轉,其實是B追殺A(右下圖)。

我今天要講的重點來了:

行政巡堂,經過教室走廊的10秒鐘,當下看到的就是老師教學的全貌嗎?
每一個人都知道絕對不是!
對一個老師的評價是長期累積的觀察與了解,
而且,每個老師的特性不同,不能因為我個人的好惡而評斷一個老師的教學效能。
更何況,負責教學事務的行政人員更要比其他行政人員清楚教學本身就是多面向、長期觀察的樣貌。
記得很早以前說要教師評鑑,一個家長代表在會議上氣噗噗的要求也要參與,
大家鎮不住他,我站起來回應:
「歡迎!打從我踏入教育界,教室裡永遠備一套桌椅給人觀課。
但有一個條件:不准只看15或20分鐘,而是每節足足45分鐘,最少看一個月!」
家長代表啞口了。
 

回到昨天的事:
這個老師臉書私訊給我,徵得同意發表:

行政線上巡堂,看我的課覺得無關教學,聽了蠻難過的。
我昨晚備課到凌晨,希望不要照本宣科,
找了一些短片、穿插遊戲app (seesaw) 到教學中,
還講這附近的歷史,和學生說笑,希望和學生有一點互動。
結果竟然聽到這樣的批評,真的很傷心。
好吧!明天開始我都乾講45分鐘好了!

認識這位老師多年,他很用心,上課很活潑,我觀課過。
但只因為行政進線時,他剛好插科打諢,就認定他教學不像話,未免過於偏狹。
行政平時巡堂是職責所在,我可以諒解,
但平時在教室要學生45分鐘專注學習都很困難了,更何況是「遠距」、「線上」的教學?
因此,線上教學設計有一個很大的原則:減量、時短、多動。

  1. 減量減少教學資訊量,以免認知負荷過大。
  2. 時短:講述時間短,單純講述,盡量不要超過10分鐘
  3. 多動:利用提問、轉場(主題或話題)、給學生操作或實作等線上、離線/實體學習活動交互進行。

如果不得已,資訊量大,就要切割分段,或給學生練習操作後,再上來進行下一段。
老師要好好安排組織串接教學內容。
所以,線上教學的準備,一點也沒有比實體課程來得輕鬆,光是影片剪接就很耗工。

根據大數據顯示,一個人看知識量較多的線上資訊或影片,平均最大極限是6分鐘,
而且年紀越小,越沒耐性。
在45分鐘內叫孩子緊盯電腦,一天上7節課,簡直叫凌遲!
一些縣市行政人員把真實世界的管理模式搬到線上,要老師和學生比照平時上足上滿一天的課,
真比新冠肺炎病毒還狠!
這就是我前天發文痛批的原因。
幸好社會多方建言,教育部昨天緊急發文聲明,平息亂象。


▲教育部昨天發的通報說明可多元、同步 / 非同步的方式居家學習。可由此下載檔案。

這個老師的私訊就暴露行政人員的觀點偏狹與違背教育專業。
希望這些亂象都可因教育部的清楚說明而減緩,
我們不知道新冠疫情何時止歇,不知道要停課多久,
但對於關心孩子學習的老師,願意改變教學模式的老師,用心規畫的老師,
家長、行政要多多給予支持和肯定,
不管哪一種教學模式,最終關注的是學生的學習(learn)和習得(acquire)。
一起堅持到最後,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