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記隨想 | 我和寶貝們

你恨過學生嗎?

  • 發表:2023/08/15
  • 更新:2023/08/15
  • 538

研究所meeting結束,跟老友Nancy線上閒聊。Nancy問我,會不會恨那兩個學生,害我休學拖延畢業進度?
「完全不會。他們很肯聽我的話。休學的因素很多,也不全然是因為他們,我自己也要負很大的責任。」
教書30年,有25年當班導,總是當救火隊,當後娘,接的班幾乎是燙手山芋,輔導紀錄厚厚一疊。從新生帶到畢業完整三年的只有四屆。就連要退休前自願當導師,帶的兩屆(A/B班)也抽中籤王。辛苦的歷程,Nancy樁樁件件看在眼裡。
我總以隨緣的態度看待新生抽籤。前三次新生班導抽籤,我人不在台北,都委託學校代抽。送走棘手的A班,決定關門弟子B班要親手抽,沒想到也抽中籤王!學校總說幸好是我帶的,我也總是苦笑回:同酬不同工,不公平哪!
雖說辛苦,但我完全不恨這些個案,反而是滿滿的欣慰。

A班是和我稱兄道弟的學務主任代抽的。據說A班班號配到我的名字,全場歡聲雷動,大家如釋重負。一回到台北,立刻收到通知開輔導會議,差點沒跟兄弟「冰的」😂。我開玩笑地對主任說,抽籤者也有份,一起擔責任!新生還沒開始上暑期輔導,我就和生教組長、輔導組長家訪幾次了。
校長暗示我研究所休學。也是研究所新生的我,校規第一年不可以休學。為了穩定那孩子(Bern),第一學期只選週一下午必修的Seminar,那時間剛好也是全市國中英語領域時間,不排課,所以可以兩邊兼顧。那三年真的很難熬,不只Bern,陸陸續續又爆出好幾個棘手的個案,但那三年卻也是創新教學能量大爆發的三年,連觀課的教授、教師、媒體記者...沒有人看出來這個班狀況多。特別是校內教師,來觀課時都特別觀察Bern的表現,也嘖嘖稱奇。或許真的是緣分,Bern的一個親人剛好住我附近,早就認識。有一次緊急事件,聯絡不到Bern的家人,改打次要聯絡人,竟然跳出熟識人的電話標籤,Bern的親人氣噗噗到校,認為無關緊要的事,何必叫人大老遠跑來。兩人一見面,當場笑了。熟人見面三分情,一切好說話,也從此,Bern的事全由親人跟我聯繫,就很好處理了。加上學校行政傾力支援,見雷拆雷,也就這樣帶畢業了,而且是讓我感到不捨的送他們離校。最後,還感謝當年抽籤的主任,這個班,真的是上上籤。
離去的背影要美麗

我告訴Nancy,前幾天Bern的親人開心對我說,Bern現在有一份正職,學習得很認真,也覺得學問很重要,決定要去讀大學了。雖然已超齡,但只要願意努力,永遠不嫌晚!
你說,我有什麼好恨的?😊

關門子弟B班也是一抽完籤就立刻開個案輔導會議。Ruth是我帶班有史以來最複雜的個案。如果要把每次的訪談、發生的事件按照規定逐一記錄,鐵定可以拿好幾個博士學位!乾脆直接放棄正在讀的資教所,改攻諮商輔導。😂
第一次放學留她閒聊,就聊了2小時,事後輔導紀錄寫到手痠,深深覺得這個孩子有太多事要挖,如果沒日沒夜寫下去,我還要寫論文嗎?於是決定違反導師守則,不寫輔導紀錄了!這個決定是很危險的,新手教師千萬不要學!請務必遵照規定寫輔導紀錄,簡單紀錄也行,至少是保護自己。
之後,幾乎每天都藉放學留校處罰來跟她閒聊,每次一、兩個小時起跳。因為她每天會出事,全班看在眼裡,違規就是要受到處罰。所以,留她下來整理環境,以杜悠悠眾口。她邊做,我就邊跟她聊,逐漸卸下她的心防,也就越挖越深。她的國小同學都說從來沒有一個老師這樣陪她。也因為這樣,我只好向研究所申請休學一學期。
Ruth整理環境的功力了得,細緻無比,而且也很愛整理。班上能享受乾淨的環境,Ruth功不可沒,甚至還會示範指導同學清理的方法。也幸好每天的訪談,逐漸解開錯綜複雜的背景因素,所以我第二個重大決定就是除非發生校安事件,將不再邀請「言不由衷」的家長開個案輔導會議(「言不由衷」已是我能想的最文明的詞彙了)。
雖然Ruth的爆炸威力逐漸減低,次數減少,但我還不能解除警報,第二學期繼續向研究所申請休學,也因此錯失國際期刊發表機會,不利畢業時程。
但這一年的努力很重要,也很值得。Ruth平日對我超級溫柔,很少爆衝。另外,七年級代課老師比例偏高,升上八年級才以編制內教師為主力,又要經歷一輪新老師和Ruth的衝突磨合。加上八年級是學校大型活動的主力,活動也超多,我禁不起Ruth一再暴衝刺激而累壞我自己。慶幸的是,她比七年級入學時的暴衝少很多。
謝謝學校行政協助,謝謝B班孩子的忍耐和包容,謝謝任課老師願意給我處理,不堅持追究...Ruth很快穩定下來,我們都很驚訝。還有很多老師誇Ruth的臉部線條比七年級時漂亮多了,真的是相由心生。不過,接下來的一年半也不是順風順水的過,而且狀況更複雜。問題不在校內,而是校外,根源在原生家庭...
不知道要說可惜,還是慶幸,Ruth最後一學期技巧性的轉學了,過程曲折,不細談。我只打四頁3160字簡要紀錄和分析Ruth的狀況,當作兩年半下來的輔導紀錄,移交給新學校,希望她到單純安心的新環境,重新開始人生。也謝謝新學校接納Ruth,帶到國中畢業。畢業前她還私訊想訂購畢業紀念冊,因為,這裡有她美好的回憶。我不收她錢,直接寄送給她。
因新冠疫情,八年級的隔宿露營拖到九年級上學期才舉辦。Ruth習慣性遲到(情有可原),差點誤了發車,我小罰她收拾車上的垃圾。到了營地,為了讓孩子順利集合,我還是幫Ruth拿垃圾去倒,也因此跌傷尾椎,緊急送醫檢查,至今留下一些後遺症。營火晚會我拖著傷痛到場和孩子相聚。晚會收尾和導師談心的時間,Ruth主動走到導師席,謝謝我像媽媽一樣的陪她。我當場大哭(旁邊同事也嚇傻了,而打字到這裡,眼淚又奔流出來...)。
你說,對這孩子,我有什麼好恨的?
身為人母的Nancy也是全程看著Ruth兩年半成長的,不免也嘆了一口氣說,當媽媽的都這樣!😄
Ruth的影評
🔼 Ruth九年級在我的表藝課期中考寫影評,條理分析。兩年多的「閒聊」,我常用心智圖帶她分析自己的狀況,也讓我快速掌握問題根源,她也把心智圖應用到作業來。

這兩個都不會讓我生恨,那究竟是何方神聖讓我揪心?
「有。一個。與其說恨,不如說怕。那種怕是『不寒而慄』,現在回想起來,反而是揪心...」
將近二十年前,我想離開行政職。校長一向對我很好,但慰留都無法改變我堅定的心意。
「只要能下行政,什麼班我都願意接!」這句斬釘截鐵的話迎來教書30年排名第一難帶的班。😱
如果要細講每個個案,每個故事,鐵定可以出一套42本班級經營百科全書!有時還有那麼一絲絲寧可回去當衛生組長掃廁所,也不要來帶這個班的悔意。😅
中間的辛苦也不必多說了,最難搞定的幾個孩子最後都歡喜成長,讓我懷念特別多,畢業後還維持連絡好久。
唯獨Dyron例外。
剛認識Dyron,會被他清純無邪的笑給融化。我很喜歡他,他很循規蹈矩,和其他狀況不斷的個案相比,簡直是天使。
每天像打電玩地鼠般處理不斷竄出的事件時,逐一抽絲剝繭,加上同學欲言又止的反應,一年半後越來越覺得Dyron是問題核心。在同學的cover下,我偷看了他的交換日記,只看兩頁就讓我不寒而慄,不想再看下去,一切真相大白。我也直接了當告訴他,我看了(後來詢問相關法律專家,站在校安立場,是不得不為的必要之惡)。
拆穿了他的面具,他也不演了。我終於深刻親身體驗班上好幾個個案一樣的痛苦。
約談Dyron的家長,家長不禁潸然淚下...
家長曾和Nancy共事過,Nancy對家長的評語只有六個字:「不好說,不好說...」
Dyron運用的就是小孩子之間常見的小手段:你跟我好,我就跟你好。你不跟我好,我就叫全部的人都不要跟你好!你們其他人敢跟他在一起,我也不要跟你們好。
沒錯,現在流行的術語就叫做「人際霸凌」。Dyron複製貼上家長的觀念和行為。而這些表現也反噬家長,讓家長痛苦萬分。
家長向我道歉,也懊悔自己曾對他人做過的事。那是他們親子的功課。我就忍幾個月,帶到畢業吧。
發現Dyron對我的笑都是幻象,幾個個案問題解開謎團的那一刻,腦海立刻浮起《臥虎藏龍》(2000)電影裡碧眼狐狸說的:「一個八歲的孩子就有這種心機…」。所以,我才說「與其說恨,不如說怕。那種怕是『不寒而慄』,現在回想起來,反而是揪心...」
Dyron也是可憐的孩子。他害怕被孤立,害怕沒朋友,只是用了不聰明的方式得到關注。一旦得不到,就要讓對方嘗到沒有朋友的痛苦。他的心裡也挺折磨的,不是嗎?
難怪很多人常說「可憐之人必有其可恨之處,反之亦然」。
被孤立的孩子
Image by Freepik

前陣子透過臉書分享,意外看到Dyron和家長幸福快樂的生活照。快二十年了。我希望他們解開了心靈枷鎖,真正開心的生活。💞

 

快開學了,不知道您抽的是上上籤,還是帶了後娘/繼父班,又或者和原班人馬一起向前奔去。
每次帶班級經營心靈工作坊,結尾總是播電影《阿甘正傳》的電影主題曲(Feather Theme,Alan Silvestri作曲),以及名句:「人生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遠不知道你會得到什麼。」「把一件小事做到最好,就是一件成功的大事。」

最後,附一張我在咖啡店拍的照片。店家每次上咖啡總會加一張心靈小語紙條,我很愛這張。
生活裡沒有秘密,發現了就體會」。
希望您也能從帶班中細細品味人生。
祝 開學順利❤️
生活裡沒有秘密,發現了就體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