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教育,是追求共好的信念,不是為一方壓克力板。

生活教育是必要的,但不是為了那一方壓克力板,而是為了讓這環境健康美好而共同努力的信念。
很多老師為了爭取整潔秩序榮譽,似乎有點走偏鋒。
而有的學校把整潔秩序成績作為導師班級經營績效,也有失公允。
究竟整潔秩序獎為何而要?


一早某班孩子拿整潔第一的牌子來換,說學校發錯了,我們班應該是第一,把第二的牌子帶回去。
我反問:「第一和第二有什麼差別?不用換,沒關係。」
孩子愣了好一陣子,說:「我們老師要我們換回去的。」
該班導師曾擔任過學務主任,很重視生活常規。
我知道他不是那種為了爭整潔秩序獎,而是真真切切在做生活教育的人,所以班上拿整潔秩序獎是常態。
他應該是看到學務處佈告欄公告名次和拿的獎牌名次不同,便要求孩子來換。


我雖然很重視整潔秩序,但對獎牌不是那麼在乎。
每個打分數的學生和師長走過教室的時間不同,看的重點也不同。
上課吵的班級就一定是秩序不佳嗎?
如果孩子是配合老師的活動進行,那是很高品質的學習歷程,這樣子,秩序分數該怎麼打?


曾有重視整潔秩序的導師去跟學校要求不要配我教英語,因為我「縱容學生吵鬧」。
話傳到我耳裡,我反而開心得要命!我曾去該班代課,口說練習都不張口,叫了幾個孩子都緊閉雙唇。
我受不了了,問班長怎麼一回事。班長囁嚅的說,上課說話要被記點。
What a f***!英語課不開口說,上什麼英語啊!
當下告訴全班,這堂課是我做主,依我的指示回應不記點。講其他五四三就記!
問風紀股長在哪裡?風紀舉手,我湊過去看,他的桌上有一張記錄表。
Oh, my! 上課是孩子應盡的本份和享受的權利,竟然被導師派為spy,這怎麼專心上課?
我告訴風紀,你聽他們講英文,有認真講就pass,沒認真講就記!
風紀也囁嚅問,如果同學不講呢?
「不講就多一個X!」devil
全班譁然了,一整節都大聲朗讀和回應句子。


早期還有被配去教所謂的人情班,我真是誤入森林的小兔子,沒打聽好那是什麼樣的班。
該班安靜不說話,也被我調教到開口開心上課。
但他們中午卻是一律午睡,睡姿規定擺同一邊,統一姿勢。書包規定擺同一側。

一次分組學習,要挪動桌椅,學生不敢動。一看地板,導師在每個桌腳的地板上貼膠帶定位。
我不管,就是挪動桌椅!
後來導師來婉轉的說,希望我停止「玩大風吹」。不然就帶孩子去專科教室玩。
這個導師也一天到晚問我排考試、訂什麼考卷。
我都回我自己會處理。


有一天,導師臉色難看,原來全班發生大作弊,一路追下去,連我的英語考試也有。
我的英語考試?What? 我只在上課排考試,我在場,怎麼作弊?
導師不答,我硬逼導師說,他就是不答。
找英語小老師問,才知道是導師自己偷偷訂,在早自習考。
因我的英語小老師是學校同事子弟,班上同學們怕被處份,就把罪栽到英語小老師身上。
導師一路細查下去,雖然真相大白,但同事不甘孩子被誣賴,已轉學,同事也憂鬱一陣子。
同事向我道謝一路挺他的孩子。但傷害造成,不如離開。

導師後來緊急開親師座談會,商討記過處分等事宜。
愛比分數的家長其實也是幫兇,逼走一個正直善良的孩子,又把火燒到我這裡來,甚覺慚愧,決議贈花道歉,請導師轉交。
導師送花來,我不收,還跟導師說,明年換英語老師!
我當時不到三十歲,竟回絕將退休的大咖元老,真不知死活!cheeky
導師尷尬得把花束放窗台。
下一節剛好是該班的課,我抓著花束,走到教室,全班起立敬禮道歉。
「這是什麼意思?」我舉起花束,看著全班,把花束砸到窗台。
「回去告訴你們爸爸媽媽,明年換英語老師!」
花束上方的窗外,班牌懸掛著整潔秩序第一、榮譽班牌(連續五週整潔第一或秩序第一,加掛一面榮譽班牌)共四面。
很諷刺的一幕,至今仍深深印在我腦海。
第二年,因更動職務,就沒再帶該班了。

後來,該班問題不斷,導師疲於處理。
在我看來,根本都是微不足道的小事,很容易處理掉,但導師和家長糾結的點反而引爆更多的衝突。

執著在獎牌、分數,不去深究學習和教育的本質,那不是教育,是彼此殘害的牢籠。
heart生活教育是必要的,但不是為了那一方壓克力板,而是為了讓這環境健康美好而共同努力的信念。

原文po在個人臉書 109.10.13 
延伸閱讀:《想教好孩子,親自從生活小細節帶起。》

心情咖啡屋選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