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年級早自習全年級統一寫複習卷,是宿命?

九年級,早自習全年級統一寫複習卷。
長年來,看著孩子們寫考卷到最後都麻木了,索性隨便寫完就趴下來睡覺。
帶九年級,難道這是宿命?
我不能接受,要想辦法改變...

 


很早以前,曾用小組討論法處理,
原本支持我的教學風格的任課老師、長官卻反對,甚至聯合家長抵制,
理由是「侵犯他們的教學專業權」。
我只好回復個別考試法。
很可惜,他們沒看到孩子認真對待每一張考卷每一題的美麗風景。
孩子們認真討論處理他們的考卷,我只是傾聽他們討論,主持他們的辯論,
再請小老師把爭議不斷的題目交給任課老師處理。
這是在幫老師有效率的處理複習卷?還是侵犯教學專業?
有的任課老師不處理複習卷,
我也只不過是訓練孩子們自主學習的技能而已,也算侵犯他人的教學專業嗎?
有的導師私下自己訂或印各科考卷給孩子寫更多,甚至自己上陣教各科,
這算不算「侵犯教學專業權」?(這類老師,幾乎各校都有)
為甚麼我只是指導學習技巧就被抵制,後者卻博得眾人喝采是「認真的導師」?
很荒謬又矛盾吧!

讓我傻眼的是,反對的任課老師後來到處去說,看學生自己分組檢討考卷,很輕鬆。
他們沒看到過去三年,我們努力練習分組合作技巧,我游走在各組間,比站著上課還累。
而且,分組合作學習過程,老師不是閒坐在講台休息,而是要到各組去了解孩子們的狀況。
我只有在學生卡關或需要查資料,才會坐到講台上網查資料,投影給學生看,並解釋。
或學生正在個別安靜實作時,才回講台坐下來休息一下。
 

 

這兩屆,因為堅持班級晨讀,有不少收穫。
九年級早自習雖然回復傳統考試,但准許他們考完看課外書。
七、八年級是自由閱讀,再搭配一些討論活動。
九年級,我規定只能看名家或得獎作品,那些比較休閒樂趣的書,就在家裡看吧,
畢竟是有升學考量的,避免外界不了解而攻擊我放任學生看課外書,影響學業。

 


今天早上,一個班上前三名,家長極重視升學的孩子在看課外書。
我好奇的走到她的座位,才半小時就寫完兩張大卷,剩下的20分鐘能幹什麼?
睡覺?不想睡。
寫其他功課?寫完了(有幾個孩子的確在寫別科功課或看別科的書)。
如果是其他老師,恐怕不會答應給看課外書。
我好奇的翻了封面,龍應台的《野火集》。
孩子有點慌張要解釋我答應給他們看「名家或得獎作品」。
我笑笑說,不必解釋,我只是拍照而已。


在「班級閱讀經營」研習裡,我會分享國中三年的經營脈絡,不管您接不接受我的作法,就像那些曾反對我的任課老師,
我只想問:您那麼在乎會考,但,您懂會考嗎?除了會考,我們教育的目標是什麼?

我不只在乎會考,
更在乎從我手上走出去的孩子,是一個什麼樣的國民,
更在乎他們自己的人生是什麼樣的「視」界
 

延伸閱讀

本文源自個人臉書2020.08.12